《 CORTEX 灰质 》 第2集

幸福头盔

一部科幻动漫作品 

终极娱乐产品的问世只是证明了人性的脆弱

 

内景 vR开发部大办公室

淡入:

公共区域角落的大电视,雪萌,如智,迪普坐在长沙发上。一个身体安装在轮子上的机器人在一旁打扫着地板。

电视画外音

幸福岛声称已被某大公司包下,从即日起,不再对公众开放。岛上所有的机器员工,人类员工,半人半机器员工都将只为该公司服务。

雪萌 生气地

我的度假计划就这么被破坏了,不知哪个混帐公司,坏我的好事!

 

楚门(刚进门)

这个混账公司,就是发你工资的公司。果然不出所料,全都在电视前面发呆。懒虫们!都到我的办公室来开会。这是个绝密项目。

雪萌等三人懒懒地起身,楚门意识到机器人清洁工也在场,他一脸狐疑地盯着他。

楚门

这是什么,(大声)你是谁?

机器人(电子声音)

编号,九零零七四六零九,功能,清洁

楚门

我没看到你,你听到我刚刚说的话了吗?

机器人

是的。

楚门

你是不是对手公司派来的工业间谍?

机器人

我不是。

楚门

我怎么知道该不该相信你?

机器人

我不会说谎。

楚门

对,机器人不会说谎,除非一种情况,它不知道自己说的是谎言。我不能冒险。你的自毁按键在哪里?你自己按吧

机器人

遵命。

机器人按下身后的红色按钮,立刻“轰”地一起,炸成四五片。

楚门

奇怪,我现在相信它了。

这时若羽走了进来,手中的托盘里有几杯咖啡。她穿着碎花连衣裙,胸前挂着的卡片是“实习”的字样。

楚门 (叫道)

站住,你是不是工业间谍?

若羽

我不是。

楚门

我该不该相信你?

若羽

你永远不知道。喝咖啡吧。

众人一人一杯接过咖啡,品尝着。

雪萌

~~。好香。

迪普

~~。这才是咖啡呢。

如智(细品着)

~~。这样的咖啡,工业间谍是煮不出来的。

楚门

~~。咖啡小妹,你也到我的办公室来吧。

众人跟着楚门鱼贯而出。

 

内景 楚门的办公室

很大的办公室,众人进门。办公室门后夸张地装了三道锁,他“啪啪啪”地全部锁上,最后竟还有一个古式的大门栓,他费力地把它栓上。然后按了一下门旁的按钮,只见四面的窗户哗哗地垂下了铁格栅,然后是黑色的窗帘。

雪萌

经理,什么重要的项目啊,没见你这么紧张过。

如智

就是,当年开发“隐私窥探仪”的项目也没这么保密啊。

迪普

只可惜那个产品后来人人反对,结果被列为非法产品。

楚门

切!那个项目,跟这个项目没法比。这个一旦开发成功,将会重新定义“娱乐”这两个字的概念。

雪萌

到底是什么项目啊?

楚门

嘘! 等一下,现在还不能说,隔墙有耳。

【忽然天花板上方隆隆的响,地板振动了一下,接着灯光全熄灭了一秒种,然后恢复了,整个房间轻轻晃动起来。】

迪普

不好,地震了。

楚门

切!不是,这个房间已经跟大厦分离,我们现在是被飞机吊在空中了,飞往一个秘密的研发地。在项目成功之前,谁也不准回家,不准打电话,不准辞职。

雪萌

啊哟!这不公平。我还没跟我男朋友说一声呢,我们计划去度假。经理,一个电话总行吧?

楚门(冷冷地)

可以,不过这个电话一打,我怕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男朋友了。

雪萌(打个冷战)

不会吧,你不会这么狠吧。

楚门

我当然没这么狠,你要是知道这个项目的赞助者是谁就明白了。

雪萌

是谁?

楚门(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让我套用电影里的用滥的一句话:“如果我告诉你,我就得杀了你。”(指向房间中间桌上)这个就是榜样!

【镜头转向桌上,只见一块白布盖着一件东西,形状似乎是一个头颅,众人倒抽一口凉气,朝后退。一只手(楚门的)抓住白布的一角,把它揭开。雪萌发出一声惊叫。镜头转向楚门。】

楚门

不好意思,我用错词了,我是说,这个就是样品!我们要开发的产品,幸福头盔!

【镜头这才又转向桌面,只见正中是一个红色的类似摩托车手头盔的东西,镜面面罩。顶部两侧有两个突起,类似牛角。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迪普

哙!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一个人头呢。

楚门

别打岔!就象我说的,这个产品如果复制和量产成功,将颠覆目前的娱乐产业。有了幸福头盔,你会永远Happy,生活中再无他求!有没有人要带上试试?迪普,你怎么样?

迪普(退后一步,陪笑道)

不了,谢谢经理,让别人先来吧。

楚门

我没有问你,这不是一个问题。

【他从桌上抄起头盔套在迪普头上,然后把他按在一张椅子上,按下两个‘牛角’之间的按钮,镜面面罩变得透明,可以看到迪普的不安的脸,接着面罩上开始出现变幻不定的贝叶斯曲线】

楚门

所谓幸福的感觉不过是大脑里特定区域收到的一定频率的电脉冲,这个头盔能产生这种电脉冲。

(对迪普)现在你想要除掉它,随时可以!

【迪普在跳舞,透过面罩,可以看到他的沉醉在极度幸福中的脸。】

迪普

不!不!请别拿掉!永远不!

楚门

这不是一个问题。

(说着伸手按下头盔上的按钮,关掉了电源,从迪普头上摘下头盔。)

你们看,若没第三者帮助,没有人能自己除下头盔。

迪普(失望地嘀咕)

别呀,让我再多戴一会儿!

如智

如果没人帮他拿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

楚门

这个,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

若羽

我知道,因为戴头盔的人沉浸在幸福感中,没有任何活动欲望,时间过长,高强度的亢奋会让神经系统崩溃,时间再长,生理功能全面衰竭,直至死亡。

【其他人看着她,难以置信的表情。】

如智

你怎么知道?

楚门

对啊,咖啡小妹,你怎么知道?

若羽

……这并不难猜,不是吗?

楚门(点头)

也是。这个嘛,我们只要加装一个定时器就可以了,到了一定时间,自动切断电源就可以了。

雪萌

经理,这个样品是从哪里来的?是哪个公司的产品?

楚门(挠头)

如果我告诉你,我就得……

雪萌

得了吧,我看你也不知道。

楚门(垂下头)

老实说,是总部交给我的,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

若羽

我知道……(大家都诧异地看着自己,改口)我猜,这是来自未来的产品,是用来实施“安乐死”的。

如智

安乐死?这是非法的啊。

若羽

在未来恐怕是合法的。

楚门

胡思乱想!不过生产这个产品的制作水平远超现代的科技水平,有可能来自星外文明。所以我们所能作的只是尽力去仿制并量产,不可能也不必研究它的设计原理。

【这时整个房间震动,似乎着陆了。楚门走向房门,打开门上的所有锁和门栓,走出门外,众人跟着出去。】

外景 幸福岛的海滩 白天

蓝天,白云,沙滩,棕榈树,耳边是海浪轻柔地拍打着沙滩和海鸟在低空鸣叫着。楚门的办公室象个集装箱被空降在沙滩上,旁边的一个直升机顶的螺旋桨叶片仍在转动着。众人迈出办公室的门,跟在楚门身后,个个东张西望,目瞪口呆。一个椰子从树上落下,滚到了雪萌的脚边。

雪萌

我的天啊,这里是幸福岛!

楚门

没错。为了防止我们的老对手M公司和S公司的工业间谍行为,总部已租下了整个幸福岛,并封锁了同外界的一切交通和联系。在项目成功之前,所有的人都不能离开。我已启动了防逃离程序,有人想离岛或是同外界联系会被程序阻止。

如智(同迪普相互看看,开心地)

如果幸福岛同广告说的那样好,我们可以一直在这里呆下去。

楚门

岛上的所有设施和员工都属于我们开发部,尽情享受吧!

如智,迪普

太棒了!

【如智摸出太阳镜戴上,和迪普脱去上衣和裤子,只剩下短裤。两人往树下的躺椅上一坐,很快有身着三点式的长发美女上前,她们给两人端上杯口插着小阳伞的鸡尾酒,并给两人点上雪茄。然后立在海滩椅后面,轻柔地在他们的头顶上方摇动着芭蕉扇。

雪萌趴在沙滩上,一个肌肉型男跪在她身边,给她背上抺防晒油。】

雪萌(惬意地)

师哥,你是真人还是机器人员工?

肌肉男(悠悠地)

什么都清清楚楚,还有什么意思呢?——这是我们岛上的名言。你是第一次来吧?

雪萌

老娘我没耐心玩游戏!我命令你告诉我!

肌肉男(还是悠悠地)

小姐,我真的不知道。只有把自己切开才知道呢。

 

 

【楚门却快步上了直升机】

楚门(回头)

你们几个好好干活,我得回去了,家里夫人看得紧。

【他关上机门。直升机升空。】

雪萌(抬起头来)

这不是双重标准嘛。

迪普(懒洋洋地)

随他去吧,这不正好吗?

如智

这就是婚姻的代价。(看着立在一边的若羽,)咦?小愚,怎么没有服务生来照顾你啊?

若羽

我不需要。

【这时集装箱办公室顶部突然伸出一门炮口,朝直升机射出一束光束。直升机起火,在解体爆炸前,弹出一个降落伞,慢悠悠地飘下,伞下悬着的正是楚门。】

迪普

怪哉,怎么回事?

若羽

这不难猜,他在启动防逃离程序时,忘了把自己列在白名单里了。

【这时楚门已落在他们面前,他按下胸前按钮,伞包从身上脱离。】

楚门(讪讪地)

我转念一想,对你们不放心,你们一定会在这里贪图享受,还是得有人留下来监督。

【又一个比基尼美女上前,替他除去衣服,也为他端来了饮料,并也为他点上了雪茄。】

淡出

字幕:一个月后

淡入

外景 (同前)幸福岛的海滩 白天

同上一个画面没什么变化,VR开发部的男人们仍在树下躺椅上,左手雪茄,右手里仍是插着小阳伞的鸡尾酒,身后是机器美女,与一个月前不同的是都是头发胡子老长,小肚子高高隆起,每人都有了酒意。雪萌则几乎晒成了红色。

忽然楚门腕上的手表响起了类似电子闹铃的声音。手表面投射出一个穿西装的秃头胖子的全息画面。

楚门(口齿不清地)

哎哟,是总经理。

总经理

开发部,项目起动一个月了,汇报一下进度吧?

楚门

当然是一切顺利了。

总经理

就是说下周就可以批量生产了是吗?

楚门

那当然。总经理,我们现在很忙,我们得继续工作了。

总经理

好吧,祝好运!我只想提醒你,计划不能按时完成的后果。

楚门

多谢提醒,不过没必要。

(楚门按了一下手表上的按钮,中止了通讯,全息图像消失了。)

如智,汇报一下研发进度。

如智(也醉熏熏地)

我早汇报过了。

楚门

是吗?我忘了,再汇报一遍。

如智

如你所说,这个产品的制作水平远超现代的科技水平,就连仿制一件都不可能,更别说量产了。

楚门

那我们完了。

如智

什么意思?经理,别吓唬我们啊。

雪萌

大不了我们丢工作就是了。

楚门(叹气)

希望有这么简单就好了,唉,懒得跟你们解释,总之完了就是完了,我的清单上只有一件事要做,撒一个人生中的最后一个谎言,打电话给我夫人,告诉她我爱她。

迪普

我只要戴上这个头盔,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进了办公室。)

如智(生气地)

去哪里?凭什么又是你?这次轮到我了。(也跌跌撞撞地追进去。)

 

内景 楚门的办公室内 同时

在放着幸福头盔的桌前,迪普和如智扭作一团,这时雪萌进来。

雪萌

看来这里没有一个绅士,我只好不客气了(她刚从桌上拿起头盔,这时旁边一双手也抓住头盔的两个‘角’,却是楚门)。

楚门(两眼失神地)

安乐死,这倒是个好主意。

(镜头变成办公室全景的俯拍,四个人扭作一团,争夺着这个头盔。这时若羽走进来,她观察了几秒钟,慢慢取下了自己的眼镜,并把披肩的长发在脑后扎起,她脸上的神气也起了变化,笑咪咪的文静的脸变得敏锐而英气勃勃。)

若羽

大家别争了,不就是复制头盔嘛,我有办法!

(众人听她这么一说,好象有些恢复了理智。)

楚门

咖啡小妹,你说什么?

若羽(双手抱臂,很有权威地)

你们争得好丑,我看不下去了!

如智(还是不太清醒地)

少见多怪,人性本来就是丑陋的。

楚门(大声地)

全都住嘴!听咖啡小妹有什么话要说!

若羽

不论这个产品是来自未来还是星外文明,只要弄清楚它的制造年代和地点就好办了。

(她从楚门手中接过头盔,举高,朝头盔内部瞧了一眼。)

我知道了。得有个人跟我去古董市场买复制设备。

楚门

没听说幸福岛上有古董市场啊?

若羽

是地下黑市,你们不知道不奇怪,有古董,也有来自未来的“新董”。如智,你是搞技术的,你跟我去。

如智

嗯,我还没想好呢,懒病犯了,能不能让我先睡个午觉再作决定?

楚门(恶狠狠地)

如智,这不是个问题

如智(很快见机地起身)

好吧。

外景 幸福岛的海滩 同时

如智跟着若羽走出了集装箱办公室,两人沿着滨海大道走着。

如智

若羽,你好象突然变了个样,我觉得有点怪怪的。

若羽

有什么怪怪的?是好还是不好?

如智

是更有吸引力了……(被若羽打断。)

若羽(指着地面上一处窨井盖。)

从这里下去。

如智趴下,将窨井盖移到一边。若羽先下去,如智跟着爬下。

内景 一片漆黑的管道

两人沿着梯子爬下,到了地面,除了从头顶上照下的光亮,周围一片漆黑。

如智

‘地下’的‘黑’市,倒也名副其实。

忽然一道亮光照亮了前方,是从若羽的手表上发出来的。随着光束的移动,可以发现管道呈方形,有一人多高,两边的壁上固定着一行行粗细不一的管道。若羽走在前面,如智在后面跟着。

内景 地下自由市场

两个转过一个弯,只见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喧闹的自由市场出现在下方一个巨大的空间里,一排排摊位由不同的管道隔开,星星点点的灯光悬在各种各样的摊位上方,摊位间的过道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类和机器人。若羽沿着一个铁扶梯向下走进人群中,如智跟上。

如智

若羽,你肯定吗?我看这里不太象古董市场。

若羽

这里是所谓配件黑市,古董市场还在下一层呢。

如智

配件?我看倒象是肉类市场。

若羽

是,配件,人类和机器人的配件。(又指着一块窨井盖。)这里。

(如智将井盖移到一边。两人爬下。)

内景 又一层漆黑的管道

两人沿着梯子爬下,到了地面,又是一片漆黑,在若羽手表上的光束照射下,可以看到两人身处于同上层类似的管道。两个人转过一个弯后,再次看到了光亮处。

内景 巨大的圆形竖井 (地下‘古’董黑市)

这一次,两人立在一个巨大的竖井侧壁上的一个入口平台上,身前是齐腰高的防护栏杆,这是个巨大的圆形竖井,上看不到顶,下看不到底,放眼望去,井壁上一层层地布满了店面,由奇异的灯光和古怪的文字装饰着,面对着中间的深渊。竖井中间有许多上上下下移动的小型飞行器,也有的悬浮在店面前。

如智

好古怪的地方。

若羽

跟紧我,这里有很多外星人和来自其他时空的人,不要大惊小怪,这对讲价不利。

如智(有点紧张)

OK,听你的就是。

若羽领头向右转,停在栏杆的空缺处的两道竖向滑轨前,并在边上一个触摸屏上按了一下,不多时沿着两道滑轨下来一个铁笼停在他们这一层,铁笼前门向上滑开,若羽先走进去,如智迈进,看见这个‘电梯’角落里盘着一个可怕的生物,仿佛是长了十几条腿的巨蟒,不过头上有一个圆形头盔,背上似乎是一个旅行包。

如智(紧张地讪笑着)

我,我还是坐下一趟吧。

若羽伸手把他拉进‘电梯’。

若羽

别磨蹭了!(礼貌地向巨蟒)不好意思,他第一次来市场。

带头盔的巨蟒点了一下头,转向另一个方向。如智则挤到笼子里离巨蟒最远的角落。过了一会儿,电梯停了,笼门开后,若羽走出去,如智逃也似地冲出去。电梯门关后,继续下行。若羽沿着栏杆走了一段,最后停在一家店面前,她指指橱窗。

若羽

就是这家!

(看到橱窗里摆着的几个头盔,顶部均有一对牛角,同楚门办公室内桌上的样品类似。她推开店门入内,如智跟入。)

内景 店内部

店内部纵深很长,却空荡荡的,正中摆着一辆似乎是摩托车外形的飞行器,靠墙的货架上是几个头盔,和一些形状古怪的部件。店堂的尽头处是一张巨大的办公桌,桌后没人,空着的椅子的尺寸显然不是给正常身高的人类坐的。

如智

没人啊。

若羽

店主需要一点时间,把自已的外表模仿成我们的形状,这有利于沟通。

桌后的门开了,进来一个衣着整洁的中年男人,走到办公桌后。

店主(冷淡地)

二位,需要些什么?

如智

我们看到你这里有幸福头盔……

若羽(更正)

安乐头盔。

店主

听谁说的?误会了吧,这里是摩托车的配件店,那些是赛车头盔。

若羽

省省吧,我有你的资料,你来自DK20140702,这些头盔是通过虫洞从未来偷运来的。不过放松点,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店主

那我就放松点了。

(话音刚落,他的身子膨胀起来,大了两倍,脸也开始变形,嘴长眼突,背上的衣服裂作两片,伸出一排背鳍一样的组织。整个外形就象一个穿衣服的巨大鳄鱼。)

如智

我的天!

店主(声音极低沉,带巨大回声)

头盔可非常,非常,非常贵哟!

若羽

我们不是来找头盔的,而是来买复制头盔的设备的。

店主

哈!哈!哈!你们不知道你们要买的是什么。

若羽

开个价吧。

店主

这不是钱的事。

若羽

我没说用钱买。每个人都有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

(坐在办公桌后的店主的脖子象橡皮泥一样伸得极长,巨大的头颅越过办公桌,凑到若羽前,用冷酷的鳄鱼眼睛仔细打量着她。)

店主

你是谁?

若羽

这个问题不重要。你只需要开个价。

(店主沉默了几秒钟,凑过大嘴在若羽耳边低沉地嘀咕了几声。)

若羽(简短地)

OK

店主

OK

(店主的丑陋的大脑袋缩回到桌子另一边,大爪子在桌上放了一个很小的盒子,大小跟手饰盒差不多。

若羽伸手将盒子收起放入口袋,在桌面上方伸直左臂,右手指在左腕手表上掀了一下,抬头上看,天花板上出现投射出来的一个方形的二维码,是由XO两个符号组成的。

大鳄鱼抬头凝视着。只一秒钟若羽便收回胳膊。二维码消失了。)

若羽

这个代码只能用一次。

(转向如智)

我们走吧。

她转身走向店门,如智大张着嘴跟在她身后。

内景 巨大的圆形竖井 店外的扶手走廊

如智(小心翼翼地)

若羽,那个代码是干什么用的?

若羽(停步回头)

如果我告诉你……

如智

知道知道,你就得杀了我,不能说,我理解。

若羽

我是说,可以告诉你,只不过你又会很烦地问下一个问题。

如智

我就这一个问题。

若羽

好吧,那个代码是可以打开“虫洞”的口令。通过“虫洞”,他可以穿越到任何时空。

如智

哦,那你怎么……,哦,我闭嘴。(捂住自己的嘴巴)

若羽(叹了口气)

对你,我的心硬不下来,你随便问吧,大不了回头把你的记忆重置了。

如智(精神一振)

谢谢。你怎么得到这个代码的?

若羽

我有渠道。(见如智困惑的表情,叹了口气)让我替你问下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有渠道?回答:我是系统的管理者。(滔滔不绝地)你接下来又问:什么是系统?我回答:就是这个世界。

你说:我不明白。我回答:我也不知从何说起,也许可以把这个世界形容成一个网络游戏,你自己是一个玩家,你遇到的所有人,也许同你一样是玩家,也许是程序。

好了,你还有问题吗?

如智

你是玩家,还是程序?

若羽

都不是。

(两人这时走到等电梯的栏杆空缺处,两根铁轨,电梯笼还没有来)

如智

你说,你的心对我硬不起来,为什么?

若羽

这个,我不是很肯定,(困惑地摸着自己的脑袋。)可能我的状态不是很稳定。可能是你长得同我的前男友很象吧。

如智(不在意地)

哦。我的荣幸,你们分手了?

若羽(点头)

嗯,算是吧。

如智

把你甩了?这个混蛋!

若羽

也不是,这个混蛋失忆了,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好了,对不住,我得重置你的记忆了,重置之后,你将只记住你的大脑能理解的东西。

如智(有点惊慌地)

不,不,请不要重置我!啊!

(他退后几步,结果从两条铁轨中间跌入竖井的深渊。镜头一直从上方一直跟着他下跌,跌入黑暗,镜头里一片漆黑,在他的惊叫声又下跌了许久,最后是“啪”地落地声)

内景 一片漆黑的管道

一片漆黑中,有一道光照在地上的如智身上,他狼狈地趴在地上,边上的墙上有一行梯子,光束是从梯子上方的窨井口射下。

若羽(画外)

你没事吧?

(她从头顶上窨井口控进半个身子,光束是从她的腕上的手表射出。)

如智

没事啊,不知怎么搞地掉下来了,都怪刚才多喝了几杯。

(他慢慢地攀上梯子,从窨井口爬出。)

外景 幸福岛的海滩 (同前)白天

若羽立在窨井口边,如智从井口爬出。

如智

不好意思,不是我不想跟你去,我实在是酒喝多了。

若羽

没关系,我不会跟经理说的。

如智

多谢。那个,机器买了吗?

若羽(拍了拍口袋)

买了。

(如智把窨井盖重新盖好。)

内景 楚门的办公室内 白天

楚门,迪普,雪萌,如智和若羽围在桌前,桌上摆着幸福头盔。若羽从口袋里拿出那个小首饰盒摆在桌上。

楚门(狐疑地)

这个就是组装头盔的设备?看上去好象小了一点。

若羽

是的。

(她把小盒子的盒盖打开,盒盖的一边仍连着盒身,放平之后,盒盖和盒体折并在一起,仍是一体,这时总长度便变为两倍,盒体仍然有盖,魔术般地,若羽再次朝宽度方向翻开新的盒盖,再度放平之后,盒子的宽度变成了原来两倍。

她的手不停,就这样地不停地打开盒盖,并放平,几次之后,桌上的盒子已经是行李箱大小了。

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楚门

我是不是眼睛花了,如智,这是怎么一回事?

如智(故作镇静地)

这个,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我和若羽是看着打包装的。

若羽

就是它了。

楚门

很好,如智,你是技术工程师,演示一下怎么操作吧。

如智

嗯,这个……

若羽

还是我来吧。

(她从盒子的侧面拉开一个抽屉,把幸福头盔放进去,然后推着关上。)

这一侧是输入端,是放样品的。

(接下来她走到桌子对面,从盒子的另一侧拉开抽屉,取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头盔。)

这边是“输出端”,所谓的复制过程就是这样,这是第一个产品。

迪普(有些怀疑地)

我看从头到尾有点象魔术里的障眼法,有点可疑啊。让我检查一下“输入端”的那个样品原件还在不在。

(他拉开“输入”端的抽屉,只见那个“原件”头盔还在。)

唔,OK,我没话说了。

雪萌(站桌子对面)

我来试试。

(她拉开刚才推上的“输出”端的抽屉,又拿出一个头盔。)

真的很神奇啊。

(她推上空抽屉,再次拉开时,里面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头盔。)

可以就这样永远生产下去吗?

若羽

是的。

(迪普凑了过来。)

迪普

让我也试试……

(他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复制”了好几个头盔,摆在桌子上。)

太神奇了!看来是个克隆机器!最让我想不通的是,生产过程是怎么无中生有,什么原料都不用?这不符合物理学定律啊。

若羽

技术上说起来比较费劲,不过概念并不难解释:盒子内的空间,好比是一个人走到了两扇对面放着的镜子,他会看到镜像套镜像,镜子够大,光线够强,他就可以看到自己的无穷个影像。地球上的一切物体在多重宇宙中有无穷个副本,这个盒子内只不过把这些副本折射到盒子的输出端而已。

楚门

很好。咖啡小妹,这个项目的成功全是你的功劳。你的实习期结束了,从此传正!

若羽

谢经理。

楚门

我这就同总部联系,汇报项目的成果。

(转向其他人)其他人,同以往一样,你们尸位素餐,一无用处!好在我也已经习惯了。

雪萌,迪普(齐声)

谢经理。

楚门

咦,如智呢?

(几个人面面相觑,桌边的如智不见了。)

不管他,我这就向总经理汇报。

(他按动腕上手表的按钮,手表投射出穿西装的秃头总经理的全息影像。)

总经理,在我的带领下,开发部全体努力,幸福头盔的项目研发已圆满成功。

总经理

很好,这一次你总算没有尸位素餐,一事无成!我这就建议董事会将幸福岛买下,作为永久的秘密生产基地。你和你的团队将继续呆在岛上,直到这个产品被市场淘汰为止

……

楚门(惊慌地)

这个,我夫人……别这么快决定啊。

(一双手从楚门背后,冷不防给他戴上了幸福头盔,他的立刻被催眠了似的安静下来,在头盔面罩后口齿不清地说着什么,象是在说梦话。镜头往后拉,我们看见这双手的主人是迪普,他的表情变得深不可测,平时的恭谦有礼荡然无存。)

迪普

对,别这么快决定啊。

VR总经理的全息影像

喂,发生了什么事?

(迪普的手表上也投射一个全息影像,是一个戴圆眼镜的干瘦老头,留着山羊胡须。他弓着背,神情阴鸷。)

山羊胡须的全息影像(满意地)

迪普,干得不错。

VR总经理的全息影像(先是吃惊,然后转为愤怒)

Microprofit的总经理!你在这里干什么?迪普,原来你被M收买了!叛徒!

迪普

我本来就是M的人啊!是被你们挖过来的,你们忘了吗?

VR总经理的影像咆哮着,冲过去同M的总经理的影像扭在一起。)

迪普

雪萌,你看,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不然的话,我们这辈子都离不开这个岛了。

雪萌

我理解,你知道的,我早就想用我的电狼棒电他一下的。

(她走上前,从包里拿出电狼棒,却忽然转向迪普,伴随着蓝色火花,“啪”地一声将他电翻在地。没等他恢复知觉,雪萌从桌上拿起一个头盔给他套在头脑,并按下中间的键钮。雪萌向四周警惕地看看,抬起手腕,低头对着表。)

雪萌

布谷鸟呼叫老巢!布谷鸟呼叫老巢!

接着她的腕表也投射出一个全息影像。这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格子衬衫,牛仔裤,长发披肩,络腮大胡子。

络腮胡子的影像(不耐烦地)

别废话了,你知道我讨厌故弄玄虚!

雪萌(低声下气地)

是,总经理,幸福头盔的设备到手了。

络腮胡子的影像

哦,在那里?

(桌子上的设备边扭在一起的VRM的总经理的影像停下来,转向络腮胡子的影像。)

VR总经理的影像

那是SONSONCEO!这个嬉皮士在这里干什么!

干瘦老头的影像(讽刺地)

恭喜!你的女员工原来是S的工业间谍!

VR总经理的影像(咆哮着)

这个流氓!本来最拿手的就是挖别人墙角!

络腮胡子的影像(挥拳)

你这个产品难道是正道上来的吗?

VR总经理带着干瘦老头冲过去同络腮胡子扭打在一起,三个全息影像在放设备的桌子上扭作一团。

 

外景 办公室外的海滩 几分钟前

如智匆匆地沿着海滩走,躬着身子,胸前的衣服鼓囊囊的,回头朝办公室望了一眼,脸上是自以为得计的笑容。他前面不远是棕榈树下的酒吧,那里有他已经躺惯了的躺椅和已经熟悉的叫作邦妮的比基尼女郞。

邦妮

你今天来晚了。你的那些同事们呢?

如智

不用管他们!

(他在躺椅上坐下,从衣服里拿出幸福头盔。她把一个插着小纸伞的高脚杯放在他身边。)

邦妮

你最爱的鸡尾酒。SEX ON THE BEACH”(看到了头盔)这是什么?

如智

(看看酒,又看看头盔,自言自语)先SEX一下还是先“幸福”一下?(决定先SEX一下。)

邦妮,你幸福吗?这就是幸福头盔。

邦妮(兴奋地)

这就是你们天天挂在嘴上的幸福头盔?哦,哦,能不能让我试试?拜托,拜托,拜托……

如智

为了你,我的邦妮,可以。

(他给邦妮戴上头盔,并按下按钮,自己则拿起酒杯。镜头拉近,在他喝酒的时候,只听画外很近的“呯”地一声巨响,惊得他手一抖,酒全洒到胸口上。镜头拉远,只见他身边椅子上的邦妮的头盔里冒出一股青烟。她四肢张开,一动不动。)

我的天!

(他摘下邦妮的头盔,只见她的脖子上面是一个闪着金属光泽的头颅,嘴巴,眼眶和耳朵灼烧成焦黑色,还向外冒着黑烟。)

可怜的邦妮,你不知道自己是机器人吗?这头盔是给人类使用的啊。

(两个女郎从酒吧跑过来。)

女郞A

天哪!邦妮是机器人!

女郎B

真没想到啊!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呢!

女郎A

那你呢?你是不是机器人呢?

女郎B

我当然是人啦!瞧,我妈妈的照片。(拉出脖子上的项链盒,打开给女郎A看。)

女郎A

可是邦妮也给我看过她小时候的照片啊……

(两个女郎一前一后地把邦妮的身体连椅子抬起来,走出画面。

如智向四周看看,自言自语地)

可怜的邦妮……不过他们修起来也快……现在轮到我自己享受了,我也幸福一回。

(他在躺椅上坐好,举起头盔给自己戴上,自己按下按钮。镜头拉近,透明面罩后的脸一开始没什么变化,宁静的音乐响起,既如摇篮曲的柔声安抚,又如船歌,仿佛在异国的幽静水巷。)

幻景 如智的幻想世界

(他的表情变得幸福而宁静,身边的一切被无边的洁白的云团取代,他身下的躺椅消失了,他伸开四肢,忽然耳边听到鸣叫声,他转过头,一队天鹅从他身边飞过。

接着他看到许多同他一样漂动着的人形,飘近后可以辨认出是迪普,雪萌,楚门和若羽,他们很快飘开了,又有两个人形飘近,一个是巨鳄的形象的店主,另一个是邦妮,他们也飘远了。又有几个人飘近,细看却都是自己,也是头上套着头盔,脸上是沉醉的表情。

他越飘越高,镜头视野中只有他一个人了,云层已在身下越来越远,天边的云际上射来金色的光束将他的半边身子镀成金色,那是初升的大阳。太阳迅速升起,几秒钟的功夫又已由日中变成美丽的夕阳,天空变成深蓝色。一弯镰刀般的明月不知何时在他背后升起。他翻过身,四肢游泳般地划动着向月亮追去,可是巨月很快沉下去了。他陷入一片漆黑中。我们的镜头中也是一片漆黑。

很快,有一点晃动的荧光,一点,两点,越来越多,眨眼闪烁,色彩纷呈,划着不同的弧线, 在他的身围形成一片美丽的彩色光云。他咧开嘴笑着。这时又有几个美丽的发光体象汽球一般地慢慢飘近,大小不一,细看时原来都是透明的水母。如智努力向它们游去,伸手去触摸,水母们噏动着,仿佛害羞似的闪退开。这时他的身周好象变成在海底世界,大片美丽的珊瑚渐渐出现,无数发光的小鱼密集得象被狂风刮下的树叶一样向他冲来,从他身边飞速穿过,只有一只金黄色的小丑鱼在他的鼻尖处停下来,好奇地对他打量着。忽然惊慌地飞速逃开,所有的小鱼一瞬间全部消失了。)

若羽(画外)

醒醒!如智!离开这里!

(在他前面的出现了漂浮着的若羽,周身发着蓝色的荧光,向他游过来。)

如智(摇头)

不,我不想离开这里!这里很完美。

(若羽越‘游’越近,她的影像变得越来越大,直到她可以伸手把如智托在手掌中,同她相比,他只有麻雀大小。镜头拉近到她手掌上的如智。)

若羽(画外)

我这是为你好,你必须离开这里。

如智

走开,走开!不关你的事!

若羽(画外,声音带着回响)

不,我得把你弄出去,不然,你会死的。

(她的另一只巨手的两根手指捏住如智的头盔。)

如智

我宁可死!住手!啊!

(如智的头盔被向上拔掉,同时深色的天空裂开了,从开口处射进眩目的强光,很快充满了视野,强光渐渐退去,可以看到如智仍坐在躺椅上,四肢无力地垂着。)

外景 幸福岛的酒吧边的沙滩 同前

(若羽立在如智身前,手里是刚从如智头上取下的头盔。)

如智(激动地)

你干什么?你以为你是谁?

若羽

我是为你好。

如智

是吗!要你来管吗?你凭什么剥夺我的“自由意志”?想起来了,是不是因为我长得象你的上一位?知道他为什么离开你了?就因为你管得太多了!

若羽

你!我……我跟你讲过,那个混蛋失忆了!不过就算不失忆,也是个蠢蛋!

(她生气地掉头往办公室走去。)

如智

等等,我还没说完呢……请把头盔留下。

(见若羽头也不回地进了办公室,他也追过去。自言自语地)

嘿!这样的女友,谁受得了啊!

内景 楚门的移动办公室 同时

(镜头跟着如智的视角进了办公室,只见一片狼籍,正中的桌上头盔成了小山,桌上那个头盔复制设备边上,一对机械手在不停地作着推拉输出端的抽屉并取出一个新的头盔的动作,新的头盔被放在一个传送带上,另有机械手带往头盔顶部贴标签,是字母SSONSON公司的LOGO.

在贴标签的机械手的桌面边上,三个酒瓶大小的全息影像扭作一团,是VR总经理,络腮胡子和干瘦老头,他们在争着去控制机器,有一阵子VR的经理摆脱了另外两人,冲到操作平台前按了几下,使流水线上的头盔被改帖上了VRLOGO。他刚刚得意地笑了两声,很快就被干瘦老头撞到一边,LOGO又变成了字母M

桌边歪七竖八地倒着几个戴着头盔的人,透过面罩可以看到他们迷醉于幸福的表情,是楚门,迪普和雪萌。雪萌坐在椅子上,上身趴在桌面上,楚门和迪普则躺在地板上。

四面的大屏幕上播着世界各地的即时新闻,闪动的画面是地球上各处混乱失控的城市。)

如智(张口结舌地)

天哪!这时怎么回事?

若羽

你知道你在头盔里呆了多久?

如智

也就一小会儿吧?太短了。

若羽

一个星期,拜托。

如智(吃惊)

……

若羽

一个星期,是该饿了。看看都发生了什么,迪普和雪萌都是工业间谍。头盔已象瘟疫一样漫延到整个星球。三家公司在你死我活地争着商标控制权,却又都保守着幸福岛是生产基地这一秘密。

(她指着正在播实时新闻的电视墙。)

人类太软弱,控制不了自己的基本欲望。

(镜头拉向电视画面,一个政客模样的人在向人群演讲)

激动的政客

现在情况是:我们的制造业,交通,服务,金融,教育和医疗几乎完全瘫痪,当然,除了那些与运输和销售所谓幸福头盔的活动……公民们,在这个危急关头,我们面临着选择!是继续以所谓的“自由意志”为名允许这个东西侵蚀毒害我们的社会,还是全面禁止和毁掉它,来拯救我们的文明。毫无疑问,明智的选择当然是……

(这时一双手从画外把一个头盔套在他头上,他变得结巴起来。)

是,是……维护神圣的“自由意志”!!

(画外掌声四起,戴着头盔的政客迷醉地摊在办公桌后。画面切换到台后的一个女主持人,)

女主持人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条新闻,由于所有的现场记者都放弃了采访而戴上了头盔,我也没有新的新闻报道了。看来也只好跟他们一样,戴上这个东西了。

(她从手边拿起一个头盔,套在自己的头上,抬起一只手向镜头挥手作别。)

BYEBYE!

(她身子朝后一仰,软倒在椅子上。镜头接下来以第一视角显出一双手,摄影师的手,举着一只头盔套向自己——镜头。然后屏幕一黑,变成无信号的抖动的条纹。)

(若羽从桌上拿起一个头盔,递给如智)

若羽

戴上它还是不戴它,取决于你。你说我管得太多。这一次,我不会再替你取下来了。

如智(接过头盔)

真的么?

若羽(点头)

真的。你是对的,我无权替你们作决定。我尊重你们的“自由意志”。

记住,你现在是岛上唯一没戴头盔的人,也是唯一能挽回这一切的人。你的选择将决定人类的命运。

如智(仿佛下了决心)

好吧。

(他忽然把头盔摔在地上。然后操起一把椅子向设备边的正在工作的机械手抡去。)

若羽

你这样会激发它们的……

(机械手忽然灵活地转过来,把椅子拨到一边,另一只机械手的五根手指握成拳,在如智的面前威胁似地晃了两下,接着竖起了中间的那根手指。)

若羽(继续把话说完)

……防干扰系统。你想干什么?

如智(挠挠后脑勺)

我想制止它继续复制头盔。

(机械手转回到桌边,继续它的操作。)

若羽

这很简单,把电源关掉不就行了?

(她走到装有机械手的立柱后,镜头拉近到柱体上的一个标有ON/OFF的开关,若羽的手指按下去,两对机械手立刻静止了。

这时桌上三个扭在一起的全息小人像立刻停止了争斗,跑到设备边上。)

络腮胡子

怎么回事?为什么停了?

干瘦老头

谁关了电源?

VR总经理

不能停,不能停。我命令,恢复生产!

如智

一边去!就是你们这几个人给添的乱!

(他挥动手里的椅子驱赶他们,可是全息影像们在桌面上窜下跳地灵活躲避,本身又是捉摸不定的投影。他的驱赶没什么效果。

忽然响起吸尘器的噪声,只见影像们大惊失色,想跑已来不及了,一个个被吸进吸尘器的管口。手拿吸管的正是若羽。)

如智

还是你行。

若羽

他们是讨厌。

如智

OK,下一步要毁掉的是这个。

(他又抡起椅子朝桌上的复制设备砸去。若羽从他背后将椅子腿抓住。)

若羽

你怎么没有记性呢?还是我来吧。

(她拉开复制设备的“输入端”抽屉,从中取出那个“原件”的头盔。然后将这个行李箱大小的箱子对折起来,又好象是变魔术似的,连着对折几次,又将这个箱子折成首饰盒大小,放进口袋里。)

如智看着沉醉在头盔里的同事们,叹了口气。

如智

替他们除下头盔,他们会对我恨之入骨的。

若羽(揶揄地)

是啊,他们朝你吼,因为你剥夺了“自由意志”。

如智

差不多全世界的人都已戴上了头盔,唉,太晚了。若羽,人类真的没办法了吗?

若羽(想了一下)

办法不是没有。

(她拿起那个幸福头盔的“原件”)

所有的副件都是这个来自未来的原件的镜像,如果这个原件失效了,那么所有的镜像也就失效了。

如智(眼中闪亮,满怀希望地)

那怎么让这个原件失效呢?把它砸坏行不行?

若羽

你就知道砸啊!要知道砸坏了原件,副本也就无法控制了。

如智

那你的办法是什么?

若羽

还是“自由意志”,你带上头盔,在幻境中自愿地按下按钮,使自己离开幻境,只有这样才能使头盔失效。

如智

这个……我可对自己不太有把握。

若羽

这是唯一的办法。(递给他头盔。)

如智

好吧。如果我自己作不到,你要象上次一样帮我。(戴上头盔。)

幻景 如智的幻想世界

同上次,如智现自己漂无边的黑色的虚空中,他的,忽然出现一个萤火虫般地亮点,这个点变变亮,很快变成一个周身发着蓝色光的身影,是若羽她垂着手立在虚空里,并不上前,看着如智的眼神带着忧郁。

如智

若羽。你来帮我吗?

若羽(缓缓摇头)

这次,你只有靠自己了。

如智手脚并用划着空气向她游去,她的身形不动,可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并没有缩短。

如智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好吧,我自己可以关掉这个东西!

他抬手到头盔顶,准备按下头顶两个突起(牛角)之音的按钮。忽然他的手被画外伸过一只手抓住了。镜头拉远,我们看到了这只手的主人,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如智身旁。这人的头发是向外的爆炸型,脸上一部向外戟张的大胡子,上身一件紧身的黑色短袖T恤,下身牛仔裤,肌肉电虬结的胳膊上满是刺青,脖上挂一条黄澄澄的粗链子。虽然这人脸上横眉立目,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出具有同如智一样的轮廓。

T恤男(黑衣如智)

别急着决定啊。

如智(警觉地)

你是谁?

黑衣如智

我是你啊——一个真正凡事为你着想的人。

如智

可是我要拯救人类,首先得离开这个幻境,你干什么要阻止我?

黑衣如智

你在这里幸福吗?

如智

我想是的。

黑衣如智

你的幸福重要,还是别人的幸福重要?其他人为你做了什么?

如智

可是他们会死的。

黑衣如智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幸福?他们有没有给你权力替他们作决定?

如智(语气放松了)

没有。

黑衣如智

如果你可以一直在这里呆下去,即使你在那个世界的躯壳被看作“死”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智(动摇了)

说的也是。

黑衣如智

你看,这里是你的世界,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中。你看对面那个女孩冷冰冰冰的,对不对?只要你愿意,她就可以是你的奴隶,对你百依百顺,热情如火。

如智(充满希望地)

真的吗?

(从画面外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雪白的衣袖。)

一个柔和的声音(画外)

如智,你不能听他的,那是邪恶的声音。

(镜头拉后,那只的手主人立在如智的另一侧,只见那人身穿洁白的长袍,赤脚,胸前挂着一串佛珠,脸上白白净净,面孔同如智几乎一模一样。)

如智

你又是谁?

白衣如智

我是对你负责的人,你真正的朋友,你旁边的那个是你的心魔,是你真正的敌人。

如智

可是他说得很有理啊。

白衣如智

个人幸福虽然重要,但还有更重要的东西,使命和责任,两样赋予你人生以意义的东西。你眼下有一个最重要的责任,就是拯救危机中的其他人,不管他们的反应是什么,感激你还是恨你。

我了解这个少女,她是这个幻境之外的东西,此时她是个观察者,观察你,她不属于你,你左右不了她。

(黑衣如智忽然冲过来,双手抓住白衣如智的衣领,他的身材要高大得多,几乎把对方擎在空中。)

黑衣如智

这么多废话!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吗?妈的,我就看不惯假道学的嘴脸!

你这种人最可悲的是,并不知道自己的虚伪和反人性多么让人恶心,反而自以为得了道,仿佛肩负着拯救天下的使命!

(他腾出右手,拍向对方梳得一丝不乱的头顶,一下又一下。白衣如智垂着双手,毫无反抗的意思,头的后方出现了一道光环,如果说脸上有轻蔑之意的话,那也只是一点点。)

白衣如智

哼,暴力,恰恰是绝望的标志。除了暴力,你还有什么?

黑衣如智

随你怎么说,我倒觉得是宇宙中最有效的!

(他的一双大手钳住白衣如智的喉咙,越收越紧,狞笑着)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清楚啊?

(白衣如智只能从喉间发出几声挣扎透气的怪,但仍不反抗,盯着立在一旁的头盔中的如智,眼睛开始向上翻白,他虚弱地抬起一只手,伸着食指朝上指着。)

戴头盔的如智(终于看不下去了)

住手!(他抬手,手指点在头盔顶部的按钮上。)

别的我不知道。只知道这会儿我不站在你这一边。

黑衣如智(惊恐地放开白衣如智)

不!别这样,你会后悔的!

戴头盔的如智(平静地)

也许,不过以后再说。

(这一瞬间,周围变得异常安静,镜头拉近成特写到按键的手指,我们清晰听到“咔嗒”一声,似乎带着巨大回声,按键陷入头盔表面又弹起,表面的红光消失了。

如智望向仍立在不远处的若羽。)

如智

现在,我想离开这里。

(遥遥相对的若羽一言不发,嘴角却慢慢上翘,酿出一个淡淡的笑。

一种声音响起,由弱变强,越来越清晰,是马桶冲水的声音。如智的面罩上也现出水流在坐便器内打着旋的图像。以他为中心,周围的一切也象陷入旋涡中开始打转,黑衣如智也跟着打起转来。白衣如智和若羽则不为所动。)

黑衣如智

别担心,我会回来的。我太了解你了,下回见!

(他的身形扭曲了,从双脚开始被吸入旋涡中心下方,他的最后几个字象是从下水道里发出来的。如智的头顶上开始出现光亮,镜头朝上看,潋滟的波光十分耀眼,仿佛潜水员从水深处渐渐上升接近水面。

终于水面降到了如智的头顶,他闭上眼睛,任水面降至他的脖颈,继而,胸口,腰,这时他睁开眼)

外景 幸福岛的海滩 白天

如智睁开眼,他的头上没有头盔了,发现自己在齐腰深的海水里,和不远处的立着的也是全身湿透的若羽相对。此时的他(再次被重置了)一脸茫然。若羽脸上头发上滴着水,却灿烂地笑着。

如智

你笑什么?

若羽没有回答。

内景 楚门的集装箱办公室 同时

俯视镜头,办公室内的楚门,雪萌和迪普仍在桌边东倒西歪地甜睡着,他们的头上没有头盔,桌面上也是干干净净的,只有正中有一件被白布盖着的东西,头盔大小。

如智跟着若羽进门,门开时从镜头可以看到外面的棕榈沙滩。

如智

这是怎么回事啊?集体午休吗?倒也挺温情的。(受到感染,打了个呵欠)我们是不是也该加入他们呢?

(他注意到桌面正中的盖着的东西。)

这就是项目了吧?那个传说中的幸福头盔?

(若羽揭起那块布,显出一个精美的佛头,低眉合眼,庄严慈悲。)

若羽

是新项目不错,却不是什么幸福头盔。

(这时佛头发生嘀嘀声,只见佛眼缓缓睁开,嘴巴微张)

佛头(尤如梵唱,由远及近)

时间到,懒虫们!开始工作!

时间到,懒虫们!开如工作!

(这时,桌边的人纷纷醒过来了,抓耳,挠头,揉眼,伸懒腰。)

楚门

懒虫们,总部给我们的这个神秘项目就是这个睡眠信号发生器,用来集体强制午休,以提高办公室工作效率的。

如智

那个……等等,幸福头盔哪里去了?

楚门(困惑地)

幸福头盔?你从哪里听说的这个词?

如智

咦,不是为了这个项目的绝对保密,你的办公室才被空运到幸福岛上来了吗?

楚门

幸福岛?我倒希望这是真的。

(他按下桌边一侧的按钮,镜头向办公室四周摇动,只见墙上的窗帘和铁格栅哗哗地依次打开,可以看到外面的林立的毫无生气的方形高层建筑,雾气迷漫,上看不到顶,下看不到底。)

你看,我们还是在公司顶楼,你是不是睡胡涂了?

如智(看着窗外)

……

(又走到刚才同若羽进来的门口,开门,外面不是长满棕榈树的沙滩,而是办公室的公共区域,他探头出去,只见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一个机器清洁工在扫地。)

……(转向若羽)若羽,我们刚才一起从沙滩进来的呀,是吧?

若羽(同情地看着他,报歉地笑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好意思。

楚门

OK,员工们,看来这个睡眠信号发生器可能有副作用,不过为了确认这一点,让我们再对这个产品集体测试一次……

(镜头转向桌面正中,佛头的眼睛再次微微合起,闭紧的嘴唇微微翕动,我们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梵唱。坐在桌边的人也都合上眼睛,晃了几下之后,又在椅中东倒西歪了。——当然,除了若羽,她望向镜头,目光清澈,嘴角掠过一丝微笑,调皮地耸了耸肩。

这时画目很快地黑了一下,又是一下,似乎是摄影机也打起了瞌睡。终于,画面全黑了。)

 

 

淡出:

 

The End

 

2016.12.03   初稿  湄公河边,  琅勃拉邦 老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