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质 CORTEX》 第 1 集

魔术师萝拉 MAGICIAN LARA

一部动漫风格的软科幻作品。 

当现实是感知,时间不单向流动,魔术便不再神奇

内景 梦境

淡入:

一团强烈朦胧的光射来,我们的目光转向侧面,发现自己在强光形成的光柱下,一张白色的台子上。光柱外有几个影影绰绰的黑色身影,其中一个向我们弯下身子,逆光中我们看到一张白得像石膏脸,上面没有五官。一双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伸过来,我们的视野忽然快速旋转,就像我们的头被捧起来,好在这种叫人头晕目眩的旋转很快停止了。我们的头被安放在某处,现在是在光柱之外了,可以较清楚地看见黑衣人在干什么了:他们在往有衬垫的金属箱子中一样样地摆放着什么,这些部件的形状与衬垫的凹槽配合得严丝合缝。定睛细看之下,是手臂,腿……表面光洁,没有生气,像是逼真的玩具部件,是从我们身上拆下的吗?

我们眼前幻化出一张美丽的脸,长发由一根白色缎带束着,凑过来,轻轻吻过来,嘴唇翕动着吐出“下次见”,清澈的眼中有一点淡淡的哀伤。

淡出

外景 大剧院 深夜

淡入:

视野从上空鸟瞰未来城市的夜景,渐渐下降到空荡荡的街上,转向街边灯光辉煌的大剧院正门,继而转向上方的电子显示屏上变幻的画面,一个古装的年轻女子和一个戴面具的身着晚礼服男子在舞台上对峙。隐隐传来里面音乐和观众的掌声。

淡出

内景 大剧院 舞台上 同时

音乐大作,魔术演出正进入高潮。女魔术师萝拉身着中国传统服装,长袖舞动,手掌中变出一个小花盆,她将花盆放在舞台上,手中摸出一方手帕往空中一抛,落下时变作一支长笛。她接住放在唇边吹奏,只见花盆里的小苗很快长大长高,变作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接着树上百花盛开,剧院四处又飞来多种美丽的鸟停在树上,几乎停满。在萝拉的指挥下,舞台后又有几只仙鹤和孔雀走到灯光下,接着是一头骆驼,两只梅花鹿,接着三四只企鹅,最后竟摇摇晃晃地走上一只可爱的大熊猫,人立起来,两只前爪向观众打拱致意!

镜头转台下,兴奋的观众,热烈的掌声。画面向后退,变成电视画面——一个摆在角落的一个大屏电视。

内景 VR 开发部 大办公室 同时

这是一间现代写字楼常见的大办公室,靠着阳台和玻璃门一侧是公共区域,靠近通往阳台的法式落地玻璃窗的角落摆着一个大电视。电视机前的长沙发背后是一张圆会议桌。办公室另一侧是四张办公桌,其中三张有人在位子上。

电视前沙发上坐着的是经理楚门,矮壮的中年男子,卷发,络腮胡,瞧模样是欧洲人。他眉飞色舞,举着啤酒罐四下看看,好象有点意有未足的样子。

楚门

懒虫们!

迪普,雪萌,如智 (齐声)

经理!

楚门

过来开个会!

迪普,雪萌,如智 (齐声)

是,经理!

 

画面转向一个电脑屏幕,“俄罗斯方块”落下一个最合适的形状,成功通关。男子的手合上笔记本,露出迪普得意的脸,他不到三十岁,衣着入时,浓眉大眼,卷发,鹰钩鼻,肤色微黑,一脸精明,看上去来自南亚次大陆。另一个电脑画面,“空档接龙”成功,最后一张纸牌引动飞舞的通关画面。显示器前女子(雪萌)立起身。雪萌是金发美女,短裙高跟鞋,戴黑边眼镜,身材小巧,小鼻子小眼,肤色白得象是透明的。第三个屏幕是“植物大战僵尸”游戏动画,游戏正在激烈进行中。

如智 (画外,紧张地)

坚持,马上,马上,挺住!

游戏失败。结局很惨:一队僵尸突破防线,攻入房子,大声地啃吃人脑。

如智(画外,叹气)

唉,见鬼!

如智起身,他瘦长,高颧骨,稀疏的络腮胡子,厚镜片后一对小眼睛,长发蓬松凌乱,一付技术型员工形象。他加入雪萌,迪普,坐到了会议桌上。

楚门(盯着电视,头也不回)

你们在哪儿?

雪萌

等你开会啊。

楚门

算了!都过来看《魔幻时刻》!

迪普(高兴地)

谢谢经理,这节目大家都爱看。

楚门

别会错了意,这不是奖励你们加班,而是为了陪我,这节目一个人不带劲!

现在四个人都坐到在电视前。

迪普

哦,萝拉,美得刺眼啊,我的偶像。

楚门

瞧这身材,惹火得冒烟,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雪萌(有些嫉妒)

你们趁现在赶快欣赏吧,只怕时间不多了,我可是押了一百块在面具人身上。

如智(遗憾地)

唉,我本来是到现场给萝拉助威的,打算着要是面具人太厉害,我就冲上去给他一砖头,把场子搅散也行。那会儿听说要加班,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尤其心疼那张门票!

迪普

是啊,票可真不好弄!队排得好长,要不插队,这票根本买不上!

雪萌

不是网上买的票吗?排什么队呀?

迪普

 网上也是排队的,我排到50003位,根本没戏。只好“骇”进他们的服务器,改成503,这个防火墙很厉害,费了不功夫。

如智(感激地拍拍他的肩)

虽然没去成,我领你的情!好不容易弄到的票还转让给了我,一分钱都没挣,实在不象你的为人。

迪普

别提了,朋友嘛。我虽然也是粉丝,没有你“铁杆”。

楚门

都闭上嘴——看节目!

镜头转向并移近电视屏幕,切入

内景 大剧院 舞台上 同时

灯光一灭一明,古装的萝拉眨眼已变成礼帽礼服,身披斗篷,手杖向那棵大树轻轻一敲,落下一只苹果。她向观众抛个媚眼,作出领悟状,轮圆手杖作势重击,这回树上掉下一个巨大的南瓜。她双手一分,手杖出鞘变成长剑,这时音乐变成《斗牛舞曲》。她身法优美地向南瓜刺去,剑尖从另一面穿出,各个方位都刺了个遍。

最后绕到到南瓜后举剑一劈,南瓜裂作两半,当中出现一个手持话筒戴眼镜的主持人,只见身上衣服支离破碎,下身只有内裤,头也被剃成阴阳头。

萝拉调皮地捂住嘴,作抱歉状。台下观众大笑,主持人的恼怒半真半假。

主持人 (怒气冲冲地)

你们别高兴地太早!现在有请魔术师的克星—- 面具人!

台下嘘声四起,似乎他很不得人心,大概台下多是魔术爱好者吧。镜头转向舞台上方大屏幕,出现面具客的形象。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头上的面具连头包住,有如京剧中曹操的脸谱。只见他双手抱臂挺立,形态倨傲,身后是变幻的舞台灯光。

画外音 (念诗般地)

他,挑战著名魔术师,揭秘从未失手。

他的名言:没有魔术不是骗术,没有魔术师不是骗子。

他的规则:成功揭秘,魔术师永远离开舞台。

他的承诺:揭秘失败,面具人不再留恋人生。

画面回放以往面具客历次公开复制魔术师的不同绝活,然后当场破解。比如肢解,悬空,遁形等等。魔术师们灰头土脸地告别舞台。然后在一个阴暗的大厅聚会,一张大周围,为首的魔术师起眼睛隐在大礼帽下,举起一张纸牌,只见是面具人的头像的黑桃K,这张牌被撕成两半。

画面变回面具人的图像。

主持人 (东张西望)

面具人在哪里?

他身后的大屏幕忽然裂开,画面上的面具人被真实的人形代替,面具人招牌动作:抱臂昂首。音乐大作,台下萝拉的粉丝们却是嘘声四起。

面具人一面与主持人握手,一只手熟练地出一把透明的雨伞,及时撑开,挡住台下飞来的饮料瓶子,鞋子,袜子,裤子,裙子,砖头,越来越密集很快在他们脚下堆到膝盖的高度。 二批飞来,手杖,礼帽子,带着鸽子鸟笼子,扑克牌,骰子,怀表魔术师的典型道具),得更高了。第三批着枪声:手枪,机关枪,手榴弹面具人的透明似乎是特殊材料做成的,竟然足够管用,将子弹弹得满都是。

主持人

很好,今晚的观众格外热情。

萝拉走过来,站在主持人的另一侧,只见她不知何时已换上一身白色西式长裙,宽领,露着双肩,微笑着向观众挥手。这时台下的攻击停止,面具人收起雨伞, 也向观众简短地挥了一下手,然后双手抱臂,神态倨傲地看着萝拉。主持人立在中间。

主持人(用煽动的声音和表情)

今天魔幻仙子和面具人的对决,照老规矩,我们将请一位幸运观众来作裁判。

画面回退为电视画面,只见上面打出三个大字:“幸运观众”,后面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工作人员抬上一上布满数字的大圆盘,主持人给萝拉蒙上眼睛,把一支手枪交在她手里,面具人转动圆盘,萝拉面向观众,并不回头,抬起手枪向后“啪啪”连开三枪。镜头拉近转盘,对应着转盘上的刺穿的部位,屏幕依次现出三个数字:503,音乐响起

主持人(激动地)

有请503号观众!

内景  VR开发部办公室,同时

电视机前,迪普张着大嘴的脸转向如智。如智也是大张着嘴,从兜里摸出那张印有503的演出门票。

内景 大剧院 观众席 同时

骚动的观众席,聚光灯打在空着的503号座位上,剧院顶部伸下一对机械手,将椅子连根拨起,连着破破碎的地板, 移到了舞台上。

内景  VR开发部办公室,同时

迪普(灰心地)

唉。

如智(痛苦地)

经理,干嘛偏偏今天要让我们加班呀。

 楚门(歉意地)

SORRY, 我必须坦白,加班是个借口,我是真不想一个人看《魔幻时刻》。

内景 大剧院 舞台上 同时

聚光灯打在空椅子上,大屏幕上却显示出迪普的图像,是一张搔首弄姿,洋洋自得的SELFIE.

主持人(遗憾地)

这人没来,看来得重选一个幸运观众了。

萝拉(微笑道)

不!503号观众必须到场!

转身扯下身后的大幕布,露出闪闪发光的一架小直升机来。萝拉手中幕布一挥,身上已变成飞行员的装束。她登上驾驶员席,向观众挥挥手,一个摄影师抱着设备跳上飞机。随着螺旋桨叶片突突声响起,萝拉驾机升起,离开舞台。镜头转向观众席,观众疯狂喝彩。

外景 城市夜空,鸟瞰大剧院 同时

大剧院圆弧顶从中打开,直升机升起,直向镜头飞来。

内景  VR开发部办公室,同时

电视机前四个人也惊呆了。

迪普(站起来双手挥舞)

太酷了!我爱萝拉。

如智 (镜片后的小眼睛发直)

我也爱萝拉。

电视画面显示直升飞机飞到一座高楼上空停住,高楼顶部是霓虹的VR两个大字母。

外景  VR开发部大楼 顶部,同时

直升机上象特种兵一样地从绳索上下来两个黑衣人,打开电锯开始切屋顶。电锯的噪声响起。

内景  VR开发部办公室,同时

室内电锯的噪声大作,头顶天花板的火花四溅。可是坐在沙发的四个人眼睛都盯着电视。

雪萌(天真的表情)

这座楼看着眼熟啊。

楚门(麻木不仁地)

我看着也眼熟。

一声大响,天花板掉下圆形的一大块,碎片砸在众人面前,头顶上直升机的螺旋桨振动空气的声音清晰可闻,强烈的聚光灯射下来,罩住了坐着的如智。接着一对同剧院里相同的机械手伸下,“锁”住他的沙发,接着机械手收回 ,带着他从洞中消失。众人正在错愕之间,只见顺着绳索下来一人,却是一个衣衫光挺的小个子,笑容可掬,将手中公文包打开,放在桌上,是满满一箱现金。

律师

不好意思,破坏了您的屋顶,这是维修费用,《魔幻时刻》节目十倍补偿。

楚门(跳起身,喜笑颜开)

太客气了。

律师同他简单地握手,一拉绳索,向上飞起,消失在天花板的大洞里。

外景  VR开发部楼顶部,同时

我们从楼顶的大洞往下看见楚门捧着公文包,一只手挥动,向上仰着的笑脸

楚门

欢迎再来!

迪普(追到洞下)

错了!买票的是我!

直升机的引擎声渐渐远去。

淡出:

 

外景 城市夜空,鸟瞰大剧院 同时

直升机从我们的头顶飞过,下边悬着沙发。飞回到大剧院上空,缓缓下降。

 

内景 大剧院 舞台上 同时

先是如智连人带沙发被空降到降到舞台上,两个助手上前解开吊索,接着萝拉的直升机降到舞台上,萝拉和摄影师跳下亮相。镜头转向观众席欢呼喝彩的场面。萝拉向观众席作飞吻作。如智坐在那里发傻。这时面具人站到前边,挥动双手引起大家注意,只见指指知智,又指指大屏幕上迪普的头像,连连摆手摇头。

主持人

是啊,错了。这眼镜哥不是网上购票那个。(对如智)你的票呢?(同如智握手,接过他手里的票,向大家展示)503号!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请问眼镜哥,是你的票吗?

转为电视画面,如智冲着镜头傻笑点头。

主持人(画外)

网上购票的是你吗?

如智傻笑摇头。

主持人(画外)

是屏幕上这个帅哥买的票吧?

如智傻笑点头。

主持人(画外)

你认识他?

如智(傻笑点头)

迪普,我的同事

主持人

你叫什么名字?

如智

我叫如智。

主持人(画外,故意口齿不清地)

弱智。能不能请你解释一下,你怎么成了这张票的主人,又怎么没来现场呢?

如智(憨厚地耸耸肩)

迪普是我的朋友,他把票卖给我,结果没想到今天公司加班。

主持人(画外 揶揄地)

哦,我明白了,瞧你这同事朋友,一看是个机灵模样。八成是他先知道要加班,就把这张票转卖给你了,是不是?

如智(省悟,冲镜头挥挥拳头)

好小子,后悔了吧? 等我回来好好“谢谢”你。

内景  VR开发部办公室,同时

电视机前的楚门和雪萌看着迪普。

迪普(左右看看,无辜地)

看什么?我有那么小人么?

楚门

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来本是要你一个人加班,是你说大家都有活没干完,要加大家一起加。

雪萌(嘲讽地)

啊哈。

内景 大剧院 舞台上 同时

如智和主持人坐在裁判席上,左边是萝拉,右边是面具人。

主持人

弱智,请你作裁判,出题目让他们变。看看谁先露出破绽。

 

如智(煞有介事地)

好吧。两位请先表演空中悬浮离地三

(萝拉和面具人双手张开,向空中升起双脚离开。)

哇!真了。嗯,先变点简单的。鸽子,变!兔子变!

音刚落,萝拉和面具手中同时变出的鸽子和兔子,鸽子在空中飞走,兔子在舞台上

分高下嘛。(想了想)狮子狗变!

萝拉和面具人又各变出一条狮子狗来,不同的是,萝拉的是扎粉红蝴蝶结的狗小姐,面具人的是带领结的狗先生。两条狗都乖乖地面向观众坐着。

如智(喜欢得不得了)

好狗,乖狗,都叫什么名字啊?

只见狗小姐侧过身,只见身上的裙子上绣着Betty”(贝蒂)。带领结的狗“先生”则人立起来,只见身上的T恤上印着“Bobby”(鲍比)

如智

贝蒂,过来我这里!

贝蒂果然过来舔他的手。如智咧开嘴笑。

如智(又招呼鲍比)

鲍比,过来!

鲍比却坐着不动,光摇尾巴。如智过去摸它。触手却摸了个空,狗坐着的影像扭曲了一下,如智收回手,狗的形象复原了。如智走到狗和面具人之间的位置,狗的形象消失了,等他走开几步,坐着摇尾巴的鲍比又出现了。

如智

哦,原来是全息投影啊!主持人!面具人刚才变的都是假的!他身上藏着投影仪!

台下嘘声一片。面具人有些手足无措。

主持人

好!面具人的魔术被揭穿了,那么萝拉变的狗是不是真的呢?

萝拉

贝蒂!

贝蒂汪汪叫着,冲向主持人,咬住他裤腿。

主持人(挣扎)

OK, OK 

如智

我是工程师,只相信物理。现在我要对“空中悬浮”解密!

他从幕侧推过一带轮子的长梯,停在悬浮的面具人身后,顺着梯子爬到同面具人相等的高度上,摸出一把夸张的大剪子,在他头上方剪了几下,没发现什么。他下了梯子,在面具人脚下悬空处也剪了几下,也没剪到什么,他好奇地伸头,结果好象伸进了风口,头发被吹得四散狂舞。

如智

我明白了。

他又爬上梯子,一下剪开面具人的风衣,只见面具人一身紧身装束,身后背着一个喷气背包。如智剪断背带,面具人狼狈落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喷气包则失控地乱飞,划了几个弧线向上飞走了。

面具人(终于开口,浓浓的四川口音)

我的妈呀,摔死老子了。

主持人

现在轮到萝拉了!

两个舞台助手把梯子架到悬浮着的萝拉身边。如智上了梯子,同萝拉面对面。

如智(报歉地)

萝拉,我是你的铁杆粉丝,可表面上我得公平啊。

萝拉

别担心,我的魔术是真的。

如智(松了一口气)

我就知道你比他高明!

如智在萝拉头上剪了几下,又下了梯子,在她脚下悬空处挥舞着剪刀。

如智(大声对台下)

也没有气流!

台下热烈鼓掌。面具人拿着一个圆环,爬上梯子,从萝拉头上套过,松手任其落到地上,然后立在萝拉脚下,张开双臂试探着。

面具人

那只有一种可能了。她的衣服里一定藏着磁铁板,用的是磁悬浮的原理!

空中的萝拉的双手一分,身上的飞行员服的拉链从脖子向下拉开,里面只穿着红色泳装,只见她踢开连身的紧身衣,双臂优雅地上举,在半空中旋转着展示着自己惹火身材。

镜头转向欢声雷动的观众。

镜头转成如智面部表情的惊呆了的特写。

镜头变成电视画面。

内景 VR办公室 同时

迪普张着嘴惊呆了的脸。

楚门张着嘴惊呆了的脸。

雪萌抱着胳膊嫉妒的脸。

内景 大剧院 舞台上 同时

萝拉缓缓落地,优雅伸开双臂躬身向观众致意,接向后一个后手翻,立正时身上已换上一身雪白的古装仙子的长裙。又是一波欢呼声。

主持人(故作擦汗状)

面具人,你魔术揭密从未失过手,我不知道怎么办了,你有什么话说?

面具人(四川口音)

她赢我输,没的话说。(摸出一把手枪指着自己太阳穴。)我们四川人从来说话算话!

如智

唉,住手!

主持人

别在这儿啊!

面具人连着扣动扳机,却见枪口“扑扑”地出来三个肥皂泡泡,破裂时溅他一脸沫子。面具人呆呆地看着手里的手枪。

萝拉上前,伸着手张开,掉下几颗黄澄澄的子弹。

面具人(捂着脸羞愧地)

好丢人欧,子弹都让人给换了。从今往后,再也没有面具人了。

面具人掩面奔下。

主持人牵着萝拉的手走到台前,向观众鞠躬。

主持人(戏剧性地)

今夜,魔幻仙子将面具人逐出江湖,魔术界,从此太平了!

剧场内灯光变暗,一圈聚光灯打在萝拉身上,她优雅地扬着头,披着一道光环,微笑地接受着欢呼。

剧院内的气氛达到高潮。

如智(画外,悄声地)

萝拉,我爱你!

萝拉缓缓抬手致意,掌声渐弱。她手向右一扬,啪地一声第二个聚光灯亮了,正罩在呆若木鸡的如智身上。萝拉向他走近。音乐响起,古典吉他独奏的《舒伯特的小夜曲》。

萝拉(牵住如智的手,柔声地)

谢谢你。

 

如智(闭着眼,喃喃自语)

我不是作梦,我不是作梦。

萝拉(牵着他走向那张从VR办公室“空运”来的沙发。)

你没有作梦。在送你回去之前,我要用魔术实现你一个愿望,任何愿望。你好好想想。

聚光灯下,如智在沙发中坐着,傻傻地,有点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如智

任何愿望?这可能吗?

萝拉(微笑)

我说过,我的魔术是真魔术,尽管挑战吧。

内景 VR办公室 同时

镜头面对沙发上的楚门,迪普和雪萌

楚门(兴奋地)

好小子,别错过机会!

迪普 (嫉妒地直揪头发)

我肠子都悔青了,怎么就把票让给这小子呢?

镜头转向电视屏幕上的如智

如智

那,能不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

镜头转为楚门张大嘴惊呆了的脸。

镜头转为迪普张大嘴惊呆了的脸。

雪萌双手握在胸前,感动要哭。

雪萌

好浪漫啊。

内景 大剧院 舞台上 同时

音乐声变大,《舒伯特小夜曲》,第二把吉他的高声部的颤音加入。

萝拉笑了,一点儿也不惊讶,她递给如智一张纸片,好象早在手中。

萝拉(轻声地)

你可以在任何时间电我。

如智(接过纸片)

真的?

萝拉笑着点头,退后两步。照着如智的灯光熄灭,他和沙发消失在黑暗中。舞台上空响起直升机的螺旋桨转动的轰鸣声。

 

内景 VR办公室 白天

如智忽然惊醒,他睁开双眼,环顾四周,他好好地坐在沙发里,身前茶几上放着一罐饮料。他抬头往向天花板—-一切完好无损。他的视线忽然被身前的电视画面吸引住—-

镜头转向电视画面,只见萝拉在接受记者的采访

记者(画外)

面具人揭密魔术从未从没失败过,号称为魔术师的克星,你对周六晚上的《魔幻时刻》同他的PK有多大的把握呢?

萝拉(微笑着)

我还是那句话,我的魔术是真魔术,不怕揭穿。

如智腾地一下坐直,抬手看表,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如智(吃惊地)

什么?今天是……

楚门出现他的眼前,双手插腰,也抬手看表。

楚门(煞有介事地)

今天是星期二,上午十点半,离午饭时间还有……嗯……一个半小时。

如智(仍是不相信地)

不会吧……

楚门(挖苦地)

祝贺你!有作白日梦的时间,“极乐头盔”的工程模块一定作好了吧?

如智(笑,抓头)

这个嘛……

楚门(收笑,假装吃惊地)

哦!还没呢?真失望啊!没面子!请!不要跟我打马虎眼,请!

楚门快步冲向坐在电脑前的迪普。

楚门

别动,别按老板键!我盯着你呢。(绕到他身后,)一付埋头苦干的样子嘛,让我也瞧瞧嘛……咦,“魔幻时刻”……“网上订票系统”?我怎么不记得咱们开发部有这个项目啊?(故作醒悟)哦,好失望啊!丢部门的脸!上班时间,每分钟都是我的钱!

迪普低头缩脖,怕挨打的样子。这时雪萌进门,粉色连衣裙,高跟鞋,挎着个精致的包,手里拿着几张打印纸。她本来走着趾高气昂的模特步,这时发现气氛不对,立刻停在那里。

楚门

雪萌,包都背上了,是要回家呀?拜托,这个月的成本控制报告出来了吗?

雪萌(上前,递上手里的文件,陪笑)

这不是正要给你过目吗?

楚门

哦,总算有一个不叫我失望的。(接过文件)谢谢,这回红笔带了吗?请在碎纸机边上等我,我马上看!

雪萌(不解地)

红笔?碎纸机?经理,不明白啊。

楚门(故意放缓语气)

雪萌,你忘了上次的报告?凡有错的地方我都用红笔勾出来?勾到第一百个地方,对不起,我发了脾气,撕那些纸费了好大的劲!不是马上就买了碎纸机吗?

雪萌委屈地低头,一只手伸进挎包摸索。

楚门

不用掏手绢,下回用点心就是了。(提高声音)懒虫们!“极乐头盔”的项目要是周五准备不好,周末都得加班!不信就试试!

楚门出了办公室,门在身后“咣”地关上了。

雪萌

我不是掏手绢,我包里有一个电色狼的“电狼棒”—-早都想电他一下了。

迪普

如智,“魔幻时刻”的票要不要?这周是魔幻仙子PK面具人。

如智从口袋掏出一个纸片,盯着上面的电话号码发呆。霎时间时间好象凝固了,身周的一切,包括正在说话的雪萌和迪普都成了静止的塑像,四下里一片寂静,如智成为办公室唯一能动的物体。他知道这是幻觉,他立起身,抓起沙发上的外套。

两具塑像仍是不说不动,看着他离开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在他身后关上了。办公室里的一切恢复了正常,两具“塑像”活了过来。

雪萌

咦,他怎么了?

迪普

今天他是有点怪。

内景 如智的寓室 过了一些时候

如智的房间,是那标准的未来社会的“草民”拥有的公寓式“单元”,狭小而无特色,极大的玻璃窗同房间样宽,其实就是一块嵌在墙上的玻璃,没有窗帘,窗外是林立的毫无特色的方形高层建筑,上看不到顶,下看不到底。玻璃墙前是一张单人床,面对床头是一个大屏幕,这会儿没有显示。

如智坐在床前唯一的椅子上,看着右手里的手机,左手攥着纸片,他保持这个姿势也不知有多久了。(特写)手机屏幕上是显示出一串拨好的数字,如智的手指犹豫地动了一下,终于按下“拨出”键,手机发出拨通的声音。对方马上接了,几乎没有时间间隔。

萝拉(画外,冷静地)

喂?

如智(故作欢快地)

萝拉小姐?这里是如智,一个你的粉丝,不过这绝非骚扰电话,说来话长,这个号码是……

萝拉(画外,简短地)

我给你的。

如智

对对!我很高兴你想起来了。那是在大剧院,星期六晚上。

萝拉(画外)

对啊。

如智(口吃)

可是……今天才星期二啊?

萝拉(画外,轻笑)

你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这个?

如智支吾不语,(如智的心声)“萝拉,我爱你。”

萝拉(画外)

你来吧,现在。

如智

现在?……哪儿?

萝拉

我就在你对门啊。

如智(仰头,吃惊)

什么?!

电话变成挂断音。

内景 公寓走廊 同时

公寓走廊内,也是那种毫无特色的,密集型单身公寓的走廊,长得看不到头,两侧均布着白墙白门,天花板和地板是WINDOWS的蓝色,走廊内没有任何饰物,连灯也没有,大概墙本身可以发光。只见左侧一扇门开了,如智探出半个身子,朝着对门盯着。

镜头变成如智的视角,门上的数字是070214.如智的手只敲了一下,门立刻如电梯门一样向侧面缩进。如智进门, 镜头跟进,前面黑黢黢的,隐约可见一个巨大的喷水池,同时可以听到哗哗的水声,这水池的存在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房间似乎变得大得没有边际。

如智(试探地)

喂?进来了噢。

门在如智背后悄悄地在镜头前滑着关上。

内景 购物中心的广场 同时

镜头转为俯视,如智仿佛进入一个超级购物中心的中心广场,但是已经打烊了,可整个广场空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朦胧的灯光中可以看到极高的玻璃穹顶垂下一个巨大的水晶吊灯 (CHANDELIER),如智东张西望地慢慢走着,仿佛有一团光跟着他,他所经过的地方,商店橱窗就会亮起,现出炫目多彩显示屏和形态生动的模特,待他走远后又自己熄灭了。

如智绕过哗哗流水的喷水池,眼前是一个通向第二层商店的自动扶梯,他不知所措地四处张望。

如智(咳嗽一声)

喂,有人吗?

萝拉(画外)

我在这儿。

“叮”地一声,绿灯亮起,扶梯自动启动了。如智上了扶梯。

镜头随着如智的视角升至第二层,扶梯口不远处出现了几张摆在咖啡店外的桌子,在咖啡店中射出昏黄的灯光中,如智看到一个人影坐在桌边。正是萝拉,只见她身着素雅的连衣裙,长发由一条白色发带束到后,清丽无俦,同舞台上大不相同。

萝拉(微笑着)

你好。

如智(坐下,故作机智地)

你好。原来我们是邻居?你这“客厅”可真够大的。

萝拉(点头)

你一定有一大堆问题要问。可是时间很紧,所以你一定要问在点子上。

如智(挠着头)

这个,压力好大啊……我们在哪里,这个地方怎么会在我的对门。

萝拉(摇头)

这个关口,这个问题不重要。

如智

今天是星期几?现在是几点?

萝拉

星期六,马上午夜了。

如智(吃惊)

《魔幻时刻》已经结束了?

(见萝拉点头。)

那么全都是真的了?你战胜了面具人,给了我电话号码?

萝拉(微笑,调皮地)

我没有“给”你,是你“要”的,我没法拒绝。

如智

为什么我会回到几天前?是你的魔术吗?

萝拉(摇头)

不是我,是你的时间被“重置”了,

如智

怎么会?我不明白。

萝拉

每当发生了无法解释的事,时间就要被“重置”。

如智

哦,我假装明白了吧,“重置”时间的是谁?

萝拉(调皮地)

这个问题问得太早,换一个。

如智(擦汗)

什么是“无法解释”的事?是你的魔术吗?

萝拉

也不是,魔术是不用解释的,不过这次也许我作得过了头。

如智

最后一个问题,然后我不问了,因为不想让你觉得我这人很无趣,还很笨。

萝拉(伸手放在他的胳膊上)

我永远不会觉得你无趣。(点头)不过,你问吧。时间 很紧。

如智

正是我要问的,“时间很紧”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很紧迫的事要发生吗?

萝拉(指向楼下)

是的,已经来了,他们。

“叮”的一声,是扶梯自动启动的声音。镜头转向如智身后楼下,扶梯口走上一个人,身形矮壮,头上蒙着川剧的黑色脸谱。

如智(吃惊地)

面具人?!

萝拉(急促地)

是,快,我们得跑了。

如智

可他不是你对手啊。

萝拉(笑着拉起他沿着栏杆跑)

希望如此。不过这个是专门派来的,而且会越来越多。

如智(跟着跑)

你的手下败将,他能拿你怎么样呢?

萝拉

不能拿我怎么样,可是他会把你“重置”了。

镜头转向二层的自动扶梯口,面具人忽然跳上来,跑着追上来。

镜头转向如智和萝拉奔跑的背影,在他们身后,边上一个玻璃电梯门灯亮,门开,走出来第二个面具人,立刻也向两人追去。

镜头跟着两人,萝拉推开一个玻璃门,从橱窗陈设上看应该是一家玩具店。萝拉脚步慢了下来,仿佛在欣赏四周的陈设,目光变得很温柔。

萝拉(柔声地)

喂,你还记得这里吗?

如智(从架上抓过一支玩具冲锋枪别在门上)

我来过吗?不太记得了……让我先把门堵上,这里有后门吗?

萝拉

我们就是在这里相遇的啊……不怪你,你被“重置”了嘛。

如智(没听懂)

什么?(紧张地)他们来了!

这时玻璃门外面具人到了,先是两个,接着出现三个,四个。他们开始“咣咣”地努力撞门。门上别着的玩具枪眼看要掉下来了。

萝拉人货架上抱下一只真人大小的布袋熊,放在地上,布袋熊活了过来,摇摇摆摆地走到门前,用背抵住门口。

如智

瞧这熊样,真是好样的!

萝拉又依样“派”出变形金刚,孙悟空,蜘蛛侠等上前帮助堵门。

萝拉

如智,开后门。

如智

好!

如智打开一扇似乎是办公室的门,门一开,门那边似乎是狂风大作,一股雪花飞进来,吹得如智头发衣服全白了。

萝拉

怎么是珠峰顶上?咱们没带厚衣服,去不了。快关上,再开一次。

如智

好!

如智费力地关上,再打开,只见外面阳光明媚,耳边传来万蹄奔踏的隆隆声。

如智

这地方暖和。这么多的动物。

萝拉

快关上,这是东非大草原,没看见角马群正大迁徙着吗?连狮子都得躲得远远的。

如智再次关上再打开。门外传入阿拉伯音乐,清真寺的高塔召集信众时的呼唤。

萝拉

再换!我地方我得把全身用黑布包起来,连脸都得蒙上!

这时玻璃门外的面具人在增加,都象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他们撞门的力量越来越大,玩具们快顶不住了。

如智朝两只手吹口气,搓了两下,关门再开门。

这回门外什么声音都没有,只见一个短短的走廊,墙壁发着金属的光泽,尽头是另一扇金属门,门上是一个圆形窗口。

萝拉

这里好,就是这里!

两个人进去,门咔嗒关上了。就在这一刻,所有帮忙的玩具失去了“活力”,散落一地,变成没有生命的玩具。面具人们冲进了玩具店,一个面具人打开办公室的门,并点亮里面的灯,只见办公桌椅,电脑,文件柜——一间寻常的办公室。

 

外景 外太空 神舟14号宇宙空间站 同时

在漆黑的宇宙星空中,环状的神舟14号空间站在缓缓转动着,它所发的银色的光其实是对太阳光的反射。在空间站下方,画面上能看到巨大月球的一部分弧形表面,发着毫无生气的冷光,上面布满的坑坑洼洼的环形山显得格外清晰。美丽的蓝色地球在稍远的后方,仿佛和月球调换了一下角色,透过絮状的云层,各大洲的海岸线清晰可辨。

镜头渐渐向空间站接近,一直放大到一个空间站壁上的一个圆形窗口,透过窗口,我们可以看到如智瞠目结舌的脸,萝拉在他身后。

内景 神舟14号宇宙空间站 同时

如智扒着玻璃朝外望着。

如智(惊呆了)

这,这不是真的吧?

萝拉

这里,他们找过来要费一点时间的。(把如智拉离窗口),我们先四下查看一下。

如智

这里有宇航员吗?

萝拉

应该有吧。得找到他们。

如智(兴奋地)

对,找他签名合影。

萝拉

然后关起来,以防变成面具人。

内景 宇宙空间站控制室 同时

一个戴眼镜的青年宇航员坐在控制台前,盯着前面的显示屏,显得很专注。他穿着太空服,头盔挂在身后墙上。他身后的门无声地向两边滑开,萝拉和如智走了进来。

萝拉

你好,就你一个吗?其他人呢?

宇航员(漫不经心地)

都去月球娱乐城玩去了,我运气不好,值班!(突然反应过来,转身)你,你们是谁啊?

萝拉(想了想)

我是嫦娥,他是吴刚。对,这样说得通。

宇航员(惊慌地点头,内心独白)

只有一个解释,他们是有高度仿真能力的外星人。稳住!镇定!伟大的时刻!第一,到通讯室报告给总部,第二,去厕所小便……

(他站起身,举着双手,慢慢地向控制室方向挪,声音颤抖地,语无伦次地)欢迎,欢迎,……地球爱好和平……地球人不相信黑暗森林法则。

如智(探头看着显示屏)

嚯,国外的成人网站,你“翻墙”了吧?

宇航员忽然冲进通讯室,门关上后,上方的指示灯由绿转红,显示已锁上,从玻璃窗里,可以看到他在一个屏幕前紧张地汇报着什么。

接着灯光全熄灭了,宇航员一定切断了这边的电源。只见一束柔和的光从玻璃窗照射进来—-来自美丽的地球。

萝拉(幽幽地)

我们终于可以静静在待一会儿了,他们最快也得从月球基地到这里,这个时间,足够把你想要对我说的话说出来吧?

如智

萝拉,我还是不明白啊?

萝拉(叹气)

每次都是这样,每次时间都不够,每次我都没等到这句话

如智

这不是第一次我们在一起?前面有很多次?

(萝拉点头。)

萝拉,帮帮我,我们见过多少次?——我被“重置”了多少次?

萝拉

N次。

如智

你究竟谁?我们是什么关系?

萝拉(板着脸)

总算问对了!我是你的老婆。(停顿,见如智抱住脑袋受不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不好意思,开个玩笑,想看看你的反应————其实是,你的女朋友。

 

她的眼神和语气告诉如智,这是真的。静静地,两人对视着,似乎所有的记忆都恢复了。两人拥抱。双吉他的颤音响起,还是《舒伯特小夜曲》。

 

如智

对不起,我忘了这么多,这么久。

萝拉(幸福地笑了)

一切都值了。

如智(坚定地)

我们一起逃!这次我绝不会让面具人抓到我

萝拉向窗外望去,如智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三只飞行器在向神舟14号飞来。

萝拉

那是他们。

如智

萝拉,施展魔术,我们回到地球去!

萝拉(摇头)

迟早会被找到的。逃得越久,被动用的资源就越多,我不想惹太大的麻烦。

如智

我又不懂了。

萝拉

我们的逃亡,是对秩序的扰乱。那些面具人,不过是秩序的维护者。

如智

可是我们怎么办?我们的过去怎么办?我连我们怎么认识的都不知道呢。

萝拉

我们还有几分钟时间—-你还记得那个玩具店吗?我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那时你还在上小学呢。

控制室的金属墙上出现了大屏幕的画面,似乎是商店里的摄像头拍到的橱窗外的监控画。只见几个包的男孩边踢球,为首的男孩留着高挑身材,长得挺帅气,嘴里叼着烟卷,书包甩在肩后,大摇大摆地晃着,很“痞”的样子。

如智

是我?那时就知道找女朋友?没想到当年的我还挺

只见长发男孩伸出手,叉住一个象是低年级的瘦小的眼镜男孩脖子,明显地在威胁他,另一只手在搜他的兜。

萝拉

这个戴眼镜的才是你。

如智

嗯,这就对了。

画面上几个坏男孩将眼镜男孩推搡一番后,把他的书包倒空,扣在他的头上,扬长而去。他垂头丧气地靠着栏杆坐在地上,忧郁的目光投向商店的橱窗。渐渐地橱窗里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站起身来,脸贴在玻璃上向里凝视。

如智(画外音)

他在看什么?

萝拉(画外音)

看我,我也在看着你。

画面变成店堂内的监控录像。男孩推开店门,走到橱窗前,那里摆着几个形态各异的机器娃娃。男孩抱起一个身穿黑色礼服,手执魔术棒的“女”娃娃,然后走到角落的桌子边,把她放在一张椅子上,似乎同她说着什么。

萝拉(画外音)

你叫我“萝拉”,你问我愿不愿意和你交朋友,你还说你买不起我,但是你会天天来跟我玩的。

如智(画外音)

什么?你是机器玩具?

萝拉(画外)

那是我当时的“载体”,还很原始,只会基本的的应答和学习功能,作一些简单的动作。

整个房间微微一抖,控制仓里的灯光亮了起来,红灯闪烁,刺耳的警铃大作。

萝拉

他们来了。

如智(完全胡涂了)

我的第一个女友是机器人?这也太离谱了吧?

萝拉(担心地)

你很失望吧?那是当时的我,还远远没有……进化呢。

如智(发了一会儿呆,忽然开心地)

哪的话!挺酷的!还可以拍部微电影,就叫做《我的机器女友》,绝对网红!

萝拉面部的特写,她慢慢地绽开了笑容。接着是如智的面孔特写,他深情地望着萝拉。(音乐渐响,忽然中断,如美梦忽然惊醒)通讯室的门开了,出来的却不是那个宇航员,他不知什么时候已变成了面具人,同时他们刚才进来的那扇门向两侧滑开,一下子进来五六个面具人,他们双手扎开,一言不发,慢慢将二人围住。

面具人的圈子机械地向如智收紧,他们对萝拉却视而不见,如智挣扎反抗,但很快被前后左右地“钳”住了,萝拉立在他向前,双手交握,凝视着如智,似乎在用目光告别。

如智(大声地)

答应我,我被重置后,你也重置,好吗?

萝拉(坚定地摇头)

永远不。

她走向如智,捧着他的脸开始吻他。如智眼中萝拉的面孔变得模糊,他闭上眼睛。他的视野变暗,淡出。

如智(画外音)

萝拉,我爱你……

淡入:

控制室内(俯视的视角),如智被放在一个工作台上上,两边是四五个面具人。他看上去毫无生命的气息,象一件玩具。萝拉立在台前低头看着他的脸,仍是双手交握着,她的表情并不是悲伤,而似乎陷入深思。一个面具人走到她身边,似乎不想打扰她,同她并肩站着。

面具人(犹豫地)

你有没有告诉他,他自己也是在载体内?

工作台上,两侧的面具人把如智四肢缷下,井井有条地放入一个箱子内,然后是躯干,最后是脑袋。一个面具人把箱子合上。

萝拉(摇头)

也许下一次。

淡出

 

外景 VR 开发部的楼顶 白天

视野从鸟瞰未来城市的上空,渐渐下降到VR公司的楼顶(我们可以看到曾在夜间发光的VR两个巨大字母),然后是顶层开发部办公室的落地窗。镜头穿过玻璃进入室内,我们可以看到办公室的内景,布置同前面场景相同。

内景 VR开发部的公共区域(大办公室) 同时

迪普(画外音,)

如智!如智!

趴在屏幕前的如智慢慢睁开眼睛,他醒了,但是一动不动,他盯着电脑屏幕,上面没有任何显示,黑屏。

迪普

醒醒!经理来了。

他慢慢撑起身子坐直,酲着眼,抓着头发,还没回过神来。迪普的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他的座位是同他背靠背的,此时转了一百八十度。如智向四周好奇地看着。雪萌站在复印设备边上,伏着身子似乎在复印什么东西。

这时办公室的玻璃门猛地被推开,楚门出现。

楚门

懒虫们!睡醒没有?

迪普(低声)

别忘了,我又“救”你一回。

楚门

别紧张!我今天没空,不用按老板键!介绍一下,这是总部来的实习生,从今天起加入我们。(指指他身后站着的一个少女)你不是总说我们部门缺个跑腿打杂的吗?

这个少女是萝拉,穿着清雅的碎花连衣裙,胸前挂着一个临时的名牌,上面写着“实习”两字。可是如智象丢了魂似的盯着这个少女,他皱着眉头极力地回忆,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

少女(笑容可掬地)

我是若愚,叫我小愚就可以了。以后请关照哦!我很“识相”的,大家要有什么排队,买早点,打扫卫生之类的活,请不要客气啊!

迪普(压低声音)

别这么傻盯着,没见过美女啊,来日方长。(起身,招手,大声地)小愚!欢迎来到开发部!

 

  

2016.09.04   初稿     银川西夏区